和君產城發展研究中心·原創報告系列

 作者: 和君產城發展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  翟戰平

               和君產城發展研究中心助理咨詢師郭慶羽

■ 閱讀全文大約需要10分鐘,歡迎轉發朋友圈收藏閱讀

中國三四城市產業園   強勢突圍之路

漸漸沉默的三城市產業

       

      產業園是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經濟發展的中流砥柱,它承載了中國50年的產業發展歷程。從1979年到2018年,從蛇口到內陸,從單一工業生產園區到高新科技園、文化創意園,在不同的階段、不同的區域,產業園的形態、結構和內容不盡相同,但每一階段的初生、成長、成熟到淘汰,都見證了中國產業的升級和經濟的發展。

 

       產業園發展的幾十年,也是中國市場經濟歷經蛻變和不斷成熟的幾十年,但在產業園區的功能轉變背后,中國的產業體系也在不斷的發生著改變。一、二線城市的產業園是中國經濟發展、產業升級的領頭羊,同時,政策向他們傾斜,優質資源、人才等會向他們聚集。以往,我們從媒體上看到了許多一、二線城市產業園區的輝煌歷史和精美藍圖,雖然三線城市產業園區也時有出現,但近來卻漸漸沉默。

 

       一直以來服務于地方產業發展的三線城市的產業園,在新經濟下的產業體系中大多仍舊擔任著“物業主”的角色,表現平平。

NO.1


聯網發展驅動下

產業體系的重新構

     

       互聯網的迅速發展,降低了信息溝通的成本、提升了信息溝通的效率、推動了物流技術的發展和體系的完善,在一定程度上沖散了原有產業要素的布局,對全世界的產業體系都造成了巨大的沖擊。一切產業要素越來越向合理化、成本化的方向分布,“當地一體化”的大企業已經不合時宜。與此同時,中國經濟實力的提升、科技與文化的發展、市場規模的擴張、消費的升級等等對中國的產業發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整個中國的產業體系的版圖已經改變了。

 

       原先的產業體系就像是傳統的火車,動力都在車頭“一線城市”,車頭帶動整體前進。

       而在當下,產業體系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我們把新的產業體系稱之為動車模型。一線城市產業疏解生產制造型功能,由生產型輸出轉變為智力型輸出;二線城市產業則側重發展“產研結合”型功能,更重視對供應鏈體系的把控和服務;而三線城市的產業憑借其較為低廉的人力成本、更加接近產品原料產地的優勢,將逐步形成一個個大型的成熟產品加工基地。

       產業體系的更新升級,是由單一動力驅動向綜合動力驅動的轉變,由車頭帶動整體向車頭、車廂、車尾共同驅動的轉變。這是產業發展的必然趨勢,是中國經濟發展的要求,也是互聯網發展推動加速的結果。

NO.2


城市產業發展的矛盾體


       在新的產業體系下,三線城市基本完成或將要完成制造業產業聚集的任務,但是三線城市的產業發展也面臨著新的挑戰:產業的聚集解決了城市發展的部分問題,比如就業率的提升、城市人口的聚集、地方經濟的發展等,也降低了產業生產的成本,例如運輸成本、公共設施建設成本等,但是這種空間上的聚集很難讓企業本身進行更進一步的發展。

 

       從最基本的邏輯上來講,生產型企業生存發展具備三個要素:產品研發-產品生產-產品銷售(創新-生產-市場)。但是,三線城市的中小企業的產品研發能力有限,對市場的觸覺也并不靈敏,單個企業難以承擔一流研發和市場機構的服務成本;與此同時,同樣屬于同行業制造業的各個企業都不可能和競爭對手共享自己的創新研發和市場成果,這就導致了企業發展速度減緩和產業進步效率的降低。

 

       并非生產型企業產生不了大公司,而是眾多中小規模的生產型企業中成就一個“富士康”的概率較低,企業的產品研發和產品銷售這兩個關鍵部分,需要相當規模的資金去支撐,這就陷入了企業發展的矛盾體:無法與競爭對手共享創新成果和市場信息,又無法單獨完成頂尖的產品創新研發和一流的市場能力塑造。

 

       面對這樣的矛盾體,誰來解決?怎么解決?誰享成果?地方政府一批又一批的扶助資金撥下去,也只能隔靴搔癢!

 

       舉個真實案例,某縣級市擁有中國排名前十的三大羊絨生產企業,這三家企業輝煌時占領了歐洲大半羊絨供應市場,但是由于一些原因,近年來國外市場停止羊絨原料的購買,企業失去訂單,自己孵化品牌的服裝又未能得到市場認可,因此陷入負盈利和高負債的困局,但這樣的企業又承擔著地方特色產業發展、就業等責任,政府只能每年補貼上千萬償還企業債務,不敢任其破產,可謂陷入窘境。這樣的案例在我們團隊從事咨詢事業歷程的所見所聞中,實在不勝枚舉。

NO.3


城市產業園的“強勢突圍”之路:

產業-產業路由器-產業終端理論模

       

       針對三線城市產業發展的矛盾體,我們團隊提出了“產業云腦-產業路由器-產業終端”理論模型(簡稱“路由器理論”模型)。我們先對這個模型的概念進行解釋:

1)產業云腦:地方產業發展的智力輸入源,承擔著產業的產品研發和市場等功能,一般以離岸孵化器等形式運營于一線城市。

2)產業路由器:地方產業發展的連接、賦能中心,承擔著產業發展需求、價值傳輸的功能。

3)產業終端:地產產業發展的主體,一般指地方企業、相關機構等。


       把這些概念進行串聯和組合,就得出了“路由器理論”模型的核心思路:讓產業園增設“產業路由器”功能的服務板塊,整合“產業終端”的資源和需求,連接“產業大腦”,讓產業大腦對當地產業進行賦能,促進產業的發展,為當地企業插上“頂尖的產品研發能力”和“一流的市場能力”的雙翼。

      

       那么,“路由器理論”模型在三線城市是否可行呢?

 

       首先,對“產業路由器”與企業合作的可能性進行探討。第一,產業園區本身與各個企業之間是服務與被服務的關系,在物業上是管理與被管理的關系,雙方并非競爭關系;第二,“路由器理論”對于企業的發展來講是有絕對促進作用的,可以改善單一企業勢單力薄的現狀。因此,雙方的合作具有很大的可能性。

 

       其次,對“路由器理論”模型在產業園區應用的必要性進行探討。

 

       第一,從產業園本身發展的角度來講,傳統的招商運營模式下,當園區內聚集了相關企業之后,產業園靠基礎的物業服務和一般性服務難以形成更加強大的吸引力,租金水平和物業價值很快達到天花板,營業收入增長困難。產業園又難以改變盈利模式單一的現狀,本身的發展速度滯緩。

 

       第二,從三線城市產業發展的角度來講,區域內的中小制造型企業并沒有形成完整的空間聚集,比如很大部分的鄉鎮企業依舊在原先的鄉鎮周邊“吃老本”。無論是為了區域產業的規劃發展,還是資源的集約利用,都需要這些企業向產業園區進行聚攏,而“路由器理論”一定能成為最大的吸引力之一。無論園區運營的主體是民辦企業還是政府事業單位,都會樂見其成。

 

       最后,“路由器理”模型落地的可行性行探此模型解決的核心問題之一是三線城市制造型企業的發展瓶頸問題,在新的產業體系下,一線城市早已完成了自身的升級,資源、政策、人才、位置、經濟水平等重要因素促進其擁有了全國最頂尖的創新研發能力與最靈敏的市場感知能力,因此在“產業云腦”能力的設計上毋庸置疑。如果三線城市產業園能夠集聚當地產業資源,與一線城市形成高效率、高性價比對接,“路由器理論”模型在三線城市產業園的落地將具有非常大的的可行性。

 

       那延伸出幾個問題:怎樣嫁接“產業云腦”?園區如何塑造自身的“產業路由器”功能?以怎樣的形式和企業形成合作?眾所周知,不同的產業有不同的發展要求和發展特點,即便是制造業這看似“簡單”的產業也有著其本身錯綜復雜的問題,其中種種我們難以一概而論。但是,這并不妨礙我們對此模型的強大信心。


結語     


       三線城市產業園發展使命和路徑的問題一直糾纏了我們研究中心許久,我們曾對產業園發展歷史的進行剖析,也曾對國外城市的產業發展進行學習,最終研究出此符合當下中國產業園區發展要求的新模型。

 

       誠然,我們面對的是一個不一樣的時代,一個多變但是總是會擁有著她獨特魅力和規律的時代。在這樣的時代中,在中國這樣別具特色的國度,我相信“產業云腦—產業路由器—產業園區”會在中國廣袤的土地上體現出它的價值,幫助三線城市產業園區升級破圍,助推三線城市的產業發展。

 


 

歡迎留言提問,覺得不錯

請關注公眾號并分享朋友圈哦


官方小助理

獲取更多干貨、答疑及加入官方微信群,歡迎添加產城發展研究中心官方助理微信號:hjccfz

 

往期精品研究

  1. 原創報告】咨詢師的“辯癥”功夫

  2. 【原創報告】 商業模式設計核心:交易結構

  3. 【原創報告】 藍城小鎮背后的邏輯?

  4. 【和君產城快評】你家的“古”鎮,沒有我向往的生活!

  5. 【和君產城快評】莫干山鎮民宿產業緣何快速發展

  6. 【和君產城快評】城市更新的表與里


招賢納士

Join Us

優秀如你,應有優秀的平臺!

【點擊查看崗位要求】

解鎖更多精彩內幕

  微信號 : 和君產城發展研究中心